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神佑神_ 第六十九章 峰回路转-笔趣阁

时间:2021-02-22 23:2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苏陌寻小说神佑神 第六十九章 峰回路转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生活不止眼前的狗和钱,还有那些弄不懂的诗词和摸不着的远方。

    弄不懂,是因为没时间;摸不着,是因为没票子。没关系,其实眼前的风景也不错。生活在一座城市里的人们,绝不敢说走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几乎都生活在固定的圈子和范围之内。没钱的自然没时间,整日奔波讨生活;有钱的还是没时间,成天描绘新蓝图。年轻的有精力同样没时间,退休的好不容易有时间了,却没了精力。

    就算生活在普通的小县城,也绝不敢说就对这座小城了如指掌,熟悉每寸土地每颗草木。

    每座城,都有着体现城市特色或是凸显文化积淀或是彰显历史沉淀的所在,更有的是城市的骄傲。可人们总是视而不见眼前所拥有的,反而对远方的那些人造景观念念不忘,每年都要花好多票子去体验人山人海。

    孰不知,身处的城市同样有着精彩。

    白天依望着窗外,那平日里经常走动的街道,格外的亲切。这座城市,算是第二故乡了吧。大学四年,工作两年,已经整整生活了六年,可好多地方,都没有去过。美好的时光,就这么在写字楼里稍瞬即逝,那么多的美景,都没时间去看看。

    这,也许是个机会。先走走看看想想静静,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要不要养只狗,去浪迹天涯?要不要带把刀,去执剑江湖?要不要跟着神,去追寻大道?嚯!这想法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哈!原来生活中不是没有乐趣,而是缺少一颗充满喜悦的心!这点事情算什么啊!自己连严晓姣都不如,还在这里患得患失的!

    晓姣,谢谢你!虽然我不能给你想要的,但,我会把你当亲妹妹一样去呵护!

    以修士处之,以修士待之。秦补拙,你害我就算了,何苦要把胖子也坑进来?大胖子好不容易谈个恋爱,就这么毁在阴谋诡计上,哼哼,要是不好好收拾收拾你,老子就不算是修士!不行,还有权力掺和进来,这事情只能悄悄去做。

    面对强权和恶势,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忍耐。

    白天依也不例外,尽管可以用别的方式去解决,可又能如何?是痛快了,但麻烦肯定更多,还会连累罗丰金和计嘉义,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算了,还是忍吧。

    计嘉义没有同意白天依的辞职,而是批了一个月的病假,寻思着毕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给足人家面子,时间长了,就会慢慢过去。可计嘉义还真不知道,白天依和秦补拙的梁子结的不是一般的大。

    白天依也不能把话说清楚了,只好接受了老板的良苦用心,心里其实同样也希望对方不会做的太绝,自己老老实实的不出现,一个月不行就两个月,再不行就三个月,慢慢也就没事了。

    罗丰金同样主动申请辞职,计嘉义犹豫了下,表示先把部门里剩下的事都做妥当了,再说。胖子心里也明白,要不是老板看在白天依的份儿上,不管自己是不是被下了套,终归对公司影响不好。按照计嘉义丁是丁卯是卯的做事风格,铁定同意,而且说不定早就准备好了辞退书。

    何况,计嘉义肯定会怀疑,以往的那么多合同,自己从中不知捞了多少好处,说不定,连白天依都怀疑,只不过老白的价值太大,装糊涂而已。

    白天依也劝了劝罗丰金,把手头的事先了结了,对方是冲自己来的,胖子纯粹是属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说不定这边示弱了,对方就不会再找别人的麻烦。毕竟对任何人来说,丢了饭碗都是一件大事。

    祸兮福兮,谁能料到?

    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研究下卡片和修行,虽然到现在也没真正的感受到修行是不是真像传说那样可以不吃不喝腾云驾雾翻江倒海长生不老,但身体越来越好却是真的,好处还真是不少。

    时间这么多,还可以请刘总吃顿饭,好好感谢下;再找竹竿和胖子喝几次酒,好好聊一聊;哦,还有王大朗和康黑子,海侃的氛围相当的好;还有桌上并排放着的一张卡和一张名片,也需要找个机会还给人家。

    哎,这些当官的,个个都精明到了家!

    算了,不管这些了!看了看时间,还不到五点,白天依想了想,今天和谁吃饭都不合适,待在公司更不合适,回家修炼吧,这心里说实在的还真有些憋闷。要不,找王大朗和康黑子喝几杯?

    “黑子,你在哪?……那正好,我去你那儿……没事没事,郎子忙不忙,不忙就一起,忙就算了……好好,我这就过去。”白天依赶紧挂了电话,这家伙,比接到亲爹的电话还要恭敬,絮絮叨叨的,实在麻烦。

    “白哥,今天不忙啊,怎么有空过来了?”康黑子很是奇怪,平时白哥大部分时间都是周末过来,偶尔工作日过来也是七点以后了,今天这是怎么了?疑惑归疑惑,手上却没闲着,打开酒给白天依杯子里倒了二分之一,然后给自己倒了三分之一。

    “嗯,不忙,别提了,心里不痛快,想找人喝杯酒。”白天依最不怕的就是这俩混混,有话也不藏着,“咋了?白哥,是不是有人上眼?是谁?兄弟去做了他!”康黑子最近眼力价见长,刚才就觉得不对劲儿,听白天依这么一说,立马明白了,白哥又给人欺负了!

    康黑子就纳闷儿了,谁特么的不开眼敢欺负白哥!

    唉,这白哥也真是的,都这么厉害了还让人欺负!以白哥的手段需要怕谁啊,直接一指头戳过去不就完了!难道,是和白哥一个级数的?那估计是了,肯定比白哥还要牛还要猛,这特么的自己上去了不是白给吗!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康黑子很后悔刚才耍牙,可嘴上却不敢说,还可劲儿地表着忠心。

    这时候,王大朗蹬蹬跑着进来了,刚坐下,边倒酒边疑惑地询问,“白哥,今天咋这么早?这不是礼拜天啊!没工作了呀?”

    康黑子一个劲儿使眼色,可惜王大朗就是个矬子,眼力价还缺些。

    白天依也没在意,这俩混混在别人面前不知道,可在自己面前那就是一根筋,想起什么说什么,痛快的很,“是没工作了,以后也没了,就能常来喝酒喽!”

    王大朗和康黑子愣住了,这,怎么个意思?

    “白哥,让老板给炒了?草他玛的,敢炒白哥!黑子,走,会会这狗粮养的!白哥,只要您一句话,绝不含糊,是胳膊还是腿,一会儿就给您提回来!”王大朗没摸清形势,立刻就摆出了黑老大的嘴脸,瞎嚷嚷,康黑子没好气地瞪了一眼,“狼哥,你能不能稳重些,先听白哥把话说完!打人好说,白哥一句话,说打咱还会含糊?”

    王大朗愣怔了,看看康黑子,又瞅瞅白天依,嘿嘿一乐,开始挠头。

    “就是,我说郎子,别总是打打杀杀的,学学黑子,遇事多听一听看一看想一想,这什么都不清楚,就打。”白天依乐了,心里那点不痛快消散了许多,“对,白哥,来,先喝酒,您慢慢说,我和黑子往后跟您多学着点,要不让兄弟们都瞧不上眼了!”王大朗爽快地端起杯,三人干了一杯。

    白天依放下杯子,伸手摸兜,康黑子看到,赶紧抽出烟来给点上,“白哥,到底咋回事儿?”

    “也没什么,就是被人给坑了,十有**又是姓秦的王八蛋!哎,对了,上次搞姓秦的,你们老大没为难你们吧?”白天依猛然想起了被搞成猪头的秦补拙,“您放心,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怎么了,那家伙又搞事情?白哥,是不是再搞他一次?还是直接做了?”王大朗这下明白了,感情这姓秦的不死心,还要折腾,这下好了,可以痛快地出手了。

    “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还用你们?”白天依无奈地摇摇头,“白哥,是不是那家伙又找别人了?比李所还硬气?”康黑子有些明白了,白哥不是不敢,而是有所顾忌,“是啊,公家的人,你们也知道,不好对付啊,也不敢对人家做什么!哎,对了,郎子,你认识人多不多?”白天依突然想到,这些混黑的虽然不入流,但说不定还有些门路。

    王大朗愣了愣,这白哥都那么厉害了,还需要找熟人?“白哥,您说吧,不认识我也得想办法去认识啊!”

    “哦,别勉强,文化系统,哦,就是文化局,能不能找个熟人,帮我打听下姓秦的姐夫在市文化局具体是做什么的?”白天依看王大朗这架势也不抱什么希望了,全当聊天了,“小事,白哥,您稍等。”王大朗也不避讳,直接掏出了电话。

    “李所,您好,好长时间没过去拜访您了,什么时候过来检查工作啊,兄弟好请您好好喝两杯?……哦,没事没事,看您说的……是想请您帮个小忙……不是不是,就是有个朋友想做点生意,打听个人……哦,就是上次您让过来找我的那个姓秦的,有个姐夫在市文化局,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哦,您认识啊,那太好了,不知道人家是做什么的,看看找他合不合适……哦,明白了,明白了……那行,谢谢您了,不管做成做不成,肯定得谢您啊……好好,那您忙!”王大朗跟孙子似的打了一通电话。

    “怎么样?”白天依很是迫切,“挺厉害的,叫杨廉,是市文化局安全监管处的副处长,还兼着市文化稽查大队的副队长。怎么了,白哥?”王大朗难得正经起来,“哎,狼哥,那个李主任不就是区上文化局的?”康黑子突然冒出一句,“哦?是不是个子挺高白白净净的国字脸,区文化局的李主任?也管你们?”白天依可是相当意外,这可是惊喜啊。

    “唉,白哥,我们头上的爷爷多了,这娱乐场所也有人家文化局的份儿啊,不过他们来的次数也不多,那个李主任也就来过几次,不过和我们没关系,都是酒吧的人去打点,我们和公安搞好关系就行了。”王大朗摇了摇头,居然很是感慨。

    这样啊!嘿,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么说,事情有转机的希望了?!

    “白哥,这个李主任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情需要打点?”康黑子听白天依惊喜的语气就知道这里面有事情,“哦,暂时不用吧?问题是你们也不熟!这样吧,郎子,你有时间多和店里的老板打听打听,看看这个李主任都有什么爱好,我想请人家吃顿饭,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下人家。”白天依想了想,反正得打交道,这样倒是也行。

    “这有什么啊,白哥,知道黎曼斯为什么文化局的不来查么?一方面是有我们,另一方面人家老板也厉害着呐,只不过不愿意费心思在道上,再加上和我们虎哥关系不错。要不,这么大的场子能让我们看着,还白花这份钱?白哥,您等等,我给老板打个电话,问问。要不是虎哥不知道,其实虎哥打电话,那一点问题都没有!”王大朗认真起来了,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够不够的着。

    白天依犹豫了下,“郎子,要是不合适就算了,反正我也有李主任的电话,我找他也行。”

    “那不一样,白哥,还是有中间人来的合适,就让狼哥试试,反正也掉不下肉!”康黑子倒是无所谓,能替白天依分忧那是最好不过的,白天依想想也是,点头同意。

    “喂,黄老板,我,大郎啊!……哎哎,您忙不?……哦,那行,我有点事儿想求您一下……看您说的,谢谢您啊,是这么回事,有个朋友遇到点麻烦,想找区文化局那个李主任帮个忙,您看?……什么时候?当然是越快越好了!……好好,那行,我等他电话!”王大朗又是低三下四的一通电话,瞧得白天依心里很不是滋味。

    别看很多人都光鲜的很,但究竟有多少装的成分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白哥,黄老板说,他打个电话,看人家什么时候有时间。不过,听黄老板的意思是,今天晚上问题不大,让我等李主任的电话。”王大朗喜滋滋地端起酒杯,“是么?这么厉害!那要是今晚能行,得提前找个地方啊!”白天依真没想到,这生意做到一定份上,能量居然这么大。

    “还找什么地方,这里不挺好。他来这里,也算给黄老板面子了。”王大朗人情世故绝对比白天依通达的多,白天依点点头,仔细琢磨着这里面的弯弯绕,“呦,电话来了!”王大朗赶紧接起,“喂,李主任吗?……您好,估计您不记得我了,黎曼斯的王大朗啊!……哦,也没什么大事,黄老板估计也和您说了吧?……嗯,行,那太好了,您就过黎曼斯吧……哎,好好,一会儿见!”

    王大朗眉开眼笑,端起酒杯,“白哥,成了!”

    李主任事情办成了,本来打算等着白天依的电话,那张卡可是够意思!可没想到,白天依的电话没等来,财神爷的电话倒是来了,怀着疑惑的心思,李主任来到了黎曼斯。

    在王大朗的殷勤陪同下,李主任刚走到卡座跟前,看了看白天依,恍然大悟,“嗬,白总,没想到啊,怎么不早说?”

    “李主任,您请坐,我也没想到,这世界还真是小,找朋友聊了聊,就认识您了。先敬您一杯!”白天依站起来,给李主任倒上酒,举起了酒杯,王大朗和康黑子跟着起立,双手举起酒杯。

    李主任一看这架势,脸上的神情认真了许多,眼神里透露着审视,也不客气,端起杯,干了。

    “白总,需要帮什么忙?”李主任知道这酒不能白喝,收起了白天那一套,直截了当,“李主任,这几天真是给您添麻烦了。也没什么大忙,我肯定是会给个交代,就是,希望,别再扯上别人,打工的,都不容易!”白天依看到李主任这么直接,也就不再废话,掏出了那张银行卡,轻轻推到了李主任面前。

    现在,还是服软比较好,不为别人,为了胖子,也得忍着。

    “白总,这就不够意思了吧?既然坐在一起,那就是朋友了,这点事情,我肯定是没问题。不过啊,别让兄弟为难,有很多事情,不是我能作得了主的。我只能说,你的事,我无能为力,别人的,我会尽力。”李主任轻轻地把银行卡推了回来,微笑着算是给出了承诺。

    “李主任,别啊,您可能不知道,这是我白哥。不瞒您笑话,白哥的事情,就是我和黑子的事情,您就行个方便呗!最近您也不过来,这样,明后天我和黑子过您哪里,好好谢谢您!”王大朗对待这些人还是有自己的一套。

    李主任又是一愣,好家伙,这是惹上那路神仙了?

    白天依摆摆手,笑着示意康黑子别说话,“李主任,别听郎子的,我的事情我知道,您放心,不会让杨处长为难您。至于公司的其他人,您就多费心,找个合适的工作真的不容易!”

    李主任闻言瞳孔猛地一缩,打起十二分认真看着白天依,“白总,年少有为啊!放心,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其实,这未尝不是件好事,以白总的能力,自己干,那绝对没问题!要是还干这行,我力所能及的,尽管开口!”

    “那真是谢谢您了!李主任,别的话就不说了,敬您一杯!”白天依再次起立,王大朗和康黑子二话不说,跟着站起,恭敬地举杯,李主任这下是真切地明白了,这个小年轻绝对不好惹!

    四人边喝边聊了一会儿,李主任借口有事先撤了。王大朗和康黑子知道这些衙门里的没事不愿意和道上的搅和在一起,给白天依解释了下。

    白天依也觉得不自在,走了更好,自家兄弟乐呵多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